95zz11-看点网_炫主题

95zz11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如果大学时期就遇见了秦雨阳,那不是多了好几年滚床单的经历?

“你哥不回来吧?”秦妈出来问道。

苏冉秋中午放学收到这条短信,脚步立刻停在人流量特别多的走廊里,显得非常唐突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点点头,他发现罐子已经空了,坐起来床沿边,在起身出去再拿一罐和躺回去之间犹豫了十几秒。

千里送X这种事发生一次就够了,沈慕川放下手机,逼自己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。

说起这事儿:“我听季若然说,你现在跟那个三儿在一块。”秦雨顺说:“真那么喜欢就带回家给爸妈看看,能让你收心懂事,也是一份能耐。”

秦雨阳睁开眼睛,猛地看见苏冉秋双手举高在头上,正在脱衣服,白皙纤瘦曼妙可人的腰线映入眼帘。

说着说着他发现,总裁哥哥输出的不止是基础知识,内容很复杂庞大,小白是听不懂的。

严以梵:“我不想,谢谢。”

“这么快?”秦雨阳抽空喃了句,他现在还很忙。

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走进来,双方都愣了一下。

“真的假的?”秦雨阳指着脸:“亲左边两下右边一下,嘴唇眼睛额头依次加一下,做对了算你强。”

“吃饭。”

老井在一旁,心情比他们更复杂,不单纯是愤恨了,还有遗憾。

“是的。”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,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。

秦雨阳心想,我当然知道你只是吃撑了:“好吧,我帮你揉揉,消消食。”于是根本没看出来,肤色有点深的青年正在脸红。

于是秦雨阳挂了电话,开车上路之后才跟苏冉秋说:“小秋,情况有变,我们现在回家见父母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转过来,一看到那张朦胧的脸,顿时崩溃地躲开。

“你呢?”青年问他。

秦雨阳摸了摸耳朵,只觉得耳朵痒痒地,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有点令人惊.艳:“慕川?”对方说了一声嗯,他就说:“怎么给我打电话的话了?”

傍晚的天儿不算冷,不过今天是阴天,下车后风有点大。

“唉。”老井皱着眉:“姓秦的真是作孽。”

“等等,谁说的?他自己吗?”克雷格教授眯着眼:“你有何证据可以证明,他是被殴打的,又是被谁殴打的?”

宋氏夫妇拍拍他的手臂:“这阵子委屈你了,不过现在真相大白,你也不必一直记挂,就当是一段人生历练。”

苏冉秋抬手抓住右上角的把手,平衡好身体之后立刻看着前方:“……”每一次转弯他都觉得车子就要掉下去了,但那只是错觉。

“这桌子小,否则就在这上面干.你了。”还是个满嘴骚话的贼。

苏冉秋估计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,马上从秦雨阳的肩膀上醒了过来,他眯着酸涩的眼睛问道:“到了?”他看见整条街的商铺都关上了门,四周围很安静。

上赶着的东西是不值钱的,他其实知道。

对, 目击证人。

刚才根本不敢多看,现在才发现秦雨阳的大哥气势威严,长得也很出色,是个让人过目难忘的人。

得亏秦雨阳来得早,对方还没来得及跟小姐发生关系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听到这里,垂着的眼睑无声地动了动,因为秦雨阳越是这样,他报复的念头就越是没有办法理直气壮。

剩下的季节看心情,据统计说每天都有这个心情。

“是的,至少在他出来之前,我不能离婚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……”安诺傻傻地接住,天了噜,有生之年,吃了一回龙和狼的喜糖:“那个,恭喜了。”他打着哈欠说:“还以为你们只是玩玩……”

可是转念一想,呸!谁叫他先爱了呢……

过了五分钟这样,沈慕川把信封拿过来,无聊地又看了一遍。

两个年轻力壮的仆人,接到吩咐,要把他们平日里尊敬伺候的金洛少爷扔出庄园。

下午四点多,出校门。

《刑法》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: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

“我是哪根葱?”秦雨阳捏着拳头道:“不管我是哪根葱,你要敢再骚扰他试试,我让你走着进来横着出去。”

“额,”聪明的林助理结合老板最近的动向:“是不是买给秦二先生?”

龙族跨入二十五岁才算成年。

他提着一个小小的行李袋,墨镜、遮阳帽,上身的T恤有点紧,勾勒着令女士们频频注目,男士们充满羡慕的身材。

“谢谢你。”在茫茫人海中……选择了一个并不起眼的人。

秦雨阳一撒腿,圆滚肥胖的身体从拉古手边溜走,颠着一身肉和毛,整个儿呈波浪形地冲向马车的入口。

严以梵穿戴整齐,正准备出去用餐。

想到这些,毛团身手敏捷地跳下高台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身边谈过恋爱的人说,不要热得太快,那些把爱和老公老婆挂在嘴边的人,他们都被分手了。

总裁办公室的窗口是看不见秦雨阳的,可是别的办公室能看到。

“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强颜欢笑这个四个字毫无缓冲地出现在沈慕川的脑海里。

简直是这间昏暗屋子里的夜明珠。

他想说不是,可是温暖的触感印在嘴角,自己有种要哭的冲动,根本无法反驳。

安诺注意到了秦雨阳孤零零一个人,用脚踢了踢隔壁:“那家伙没有同伴?”他怎么记得,对方跟翼龙的关系不错。

万一输了自己的老脸往哪搁?

秦雨阳心想,可能这就是那头小浪龙没有来骚扰自己的原因。

态度一直很坚定的青年,突然改口答应让自己跟着,饶是脸皮八尺厚的秦雨阳,也有些疑惑和不好意思。

秦雨阳从床上跳下去,四只脚掌落在地毯上,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。

而且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很保守的人,没准今天晚上就会邀请别人去他房间。

这样说的话,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料,苏冉秋越想越难受。

责编: